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2章:我知道,你爱我(精)
    中午的阳光,热辣辣的照耀,窗外的树木在凉风中摇曳,因为被暴晒的缘故,发出了一股淡淡的清香。

     这假山水榭遍布的院子里,气温并不算太热,身处其中,能听到清澈的流水声,让人觉得清凉无比。

     二楼西侧的一个房间里,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声音。

     房间的门是敞开的,门口站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子,他目光死死的锁在正对着门的那张床榻上,或者说是盯着床上的那个人身上。

     床上的人似乎很疲惫,已经是中午了,她还在熟睡,而且完全没有要醒来的意识。

     夏瑾寒抿着嘴,屏住呼吸,脚步轻缓的往前走,似乎怕惊醒了床上沉睡的人,他的动作很轻,脚步很慢。

     来到床前,看着那张叫他日思夜想的脸,夏瑾寒脸上的冰冷早已经不复存在,只剩下那化不开的温柔。

     他的喉结滚动着,压抑着自己内心的激动,在她身边坐下,伸出的手,有些颤抖,轻轻的落在她白皙的小脸上。

     白皙的脸,水嫩嫩的,指尖触上的那一刻,就叫人恨不得将她紧紧的捏在手心里。

     夏瑾寒略微粗糙的手掌,一寸一寸的抚摸她精致的小脸,像是要将她的样子永远刻进心里,怎么看都觉得不够。

     他就这样坐在床前痴痴的看着她,一动也不动,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却偏偏没有叫醒上官轻儿。

     终于,某个好不容易压下了心中的激动,在努力装睡的人沉不住气了,该死的,这个混蛋都看了一刻钟了,她装睡容易么?明明激动的要死了,还要压住呼吸,装作睡着了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再压抑下去,她恐怕就要疯掉了。

     上官轻儿气鼓鼓的睁开双眼,瞪着夏瑾寒,道,“你看够了没有?”

     夏瑾寒一愣,风华无双的脸上,闪过一抹惊愕和狂喜,但很快就被他隐藏了起来。

     他的手依然在她白嫩的小脸上揉捏着,嘴角牵起一抹诱人的笑,声音磁性动听,“不够,看一辈子都不够。”

     上官轻儿咬着嘴唇,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气呼呼的道,“那就看吧看吧看吧,每天就对着我看就好了。”

     上官轻儿说完,又要躺下去,却被夏瑾寒一把保护,紧紧的圈在了怀里。

     他将头埋在她的肩膀,双手抱的很紧很紧,生怕一松开她就会化成风飞走了似得。深深的呼吸着上官轻儿深深熟悉的味道,夏瑾寒的声音有些压抑,有些痴迷,“轻儿,我想死你了。”

     只一句话,就足以让上官轻儿所有的怒气和不满都化成了烟尘……因为,她也很想他……

     上官轻儿死要面子的咬着嘴唇,嘟起嘴咕哝道,“我怎么看不出来你想我,这么久都不来找我就算了,一来到就顾着看。”

     “呵呵……”夏瑾寒爽朗的一笑,那笑声清脆婉转,让人浑身舒服。

     他说,“非得要我对你做些什么,你才觉得我是想你的么?嗯?”

     夏瑾寒抬起头,狭长的凤眸中带着笑意,风华绝代的脸,线条柔美,白皙俊美的脸诱人犯罪,最是那滚动着的喉结,性感致命。

     上官轻儿咽了一口口水,缩了缩脖子道,“胡说,你要是真的很想我,至少见到我的时候不会这么安静好么?你的表情,我让觉得你根本就是在说谎,哼……”

     夏瑾寒低头,靠在她的耳边,轻轻咬着她的小耳朵,温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脖子上,痒痒的,小小的耳垂被他含在嘴里,暖暖的,有些痒,像是有什么东西骚动了她的心一般,让她浑身都失去了力气,呼吸也变得不规律起来。

     她伸手去推夏瑾寒,懊恼的骂道,“别闹了,快放开我啦……”

     娇柔的声音,和那欲拒还迎的小手,彻底点燃了夏瑾寒的心。

     他抬起她的下巴,低头狠狠的堵住她的小嘴,柔滑的红唇,被他含住,美好的触感,和久违的悸动,叫他全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疯狂着,原来还想轻柔的亲吻她,到最后却是一发不可收拾,愈演愈烈。

     “嗯……”上官轻儿被夏瑾寒突然变得有些流氓的法式湿吻弄的有些喘不过气来,小手按在他的胸前,却并非是为了将他推开,而是抓着他的衣衫,仅仅的将他拴住。

     小嘴微微张开,扬起下巴,整个身子软软的靠在夏瑾寒的怀里,像是一朵盛开的、任人采摘的花朵,娇艳欲滴,风情万种。

     夏瑾寒紧紧搂着她的腰,撬开她的小嘴,舌头肆意的闯入,深情的吮吸,忘我的掠夺。

     一连四五天不曾见面,他觉得要是继续再府上待下去,自己就要疯掉了。没有她在身边,白天没心情做事,晚上闭上眼睛怎么都睡不着,还有一个恶心的女人整日里在他面前蹦跶,这样的日子,简直就是地狱。

     但球叔说了,她这些天要静养,明夜虽然想要得到她体内的金蚕蛊,但对她也有些心思,加上有白澜在,她不会有事,让他别着急,不能因为冲动就伤害了上官轻儿。

     于是,他一忍再忍,而今日实在是忍无可忍了。

     一大清早,那个恶心的女人就跑来跟他说今儿是七夕,说今晚宫宴她会跟他一起去,还在他身边吱吱喳喳的问他穿什么衣服比较好?问完了还一脸遗憾的说外面的天蚕雪纺纱都被人垄断了,白色的千金都买不到,上次她落水,唯一一件跟夏瑾寒般配的衣服都被毁了,心中难过。

     夏瑾寒被气得半死,最后……嘿嘿……

     于是,他想起这些年都极少跟上官轻儿一起过七夕,他们新婚燕尔,今天是说什么都不能分开过的。所以他才排除了球叔等人的阻拦,不顾一切的来到了这里。

     她的味道一如既往的清甜,像是最美味可口的佳肴,让他一经触碰就忍不住想要更多,更多……

     炽热的吻,如烈火般燃烧着他们的身体和内心,上官轻儿媚眼迷离,浑身无力的靠在夏瑾寒的怀里,双手不知何时已经抱住了他的脖子,仰着头与夏瑾寒深吻。

     夏瑾寒像是饿狼一般,对着上官轻儿猛啃了一阵之后,便不再满足于只是单纯的亲吻。他的大手往下,抬起她的小屁屁,让她整个人坐在了他的大腿上,一首搂紧她的腰肢,一手开始探入她的衣衫之中肆意的游走起来。

     上官轻儿在夏瑾寒这般强势的攻击下,哪里还有一点反抗能力呢?只能化成一汪春水,融化在他温暖的怀抱中,身体和灵魂一起颤抖着,自由的飞翔着。

     都说小别胜新婚,此时的上官轻儿和夏瑾寒就跟是这样,大婚当日,洞房花烛夜被破坏,又分开了这么多天没见面,如今绝对是干柴烈火,一点即燃。

     因为太过投入,太过忘我,两人都没有发现门外有人正看着他们。

     那人正是非影,他本就是跟着夏瑾寒上来的,没想到一来就看到了这么一副画面,当即愣住了,好一会才别开脸,有些不自在的走开,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激情的吻持续了许久,久到上官轻儿感觉都要断气了,夏瑾寒才意犹未尽的松开她,看着她不停粗喘,小脸通红的样子,他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有些痴迷的抚摸她红肿的双唇,夏瑾寒的眼中带着浓浓的欲望,声音沙哑,磁性,诱人,“真想立刻要了你。”

     上官轻儿呼吸一滞,红着脸看着他帅气逼人的脸,红肿的小嘴微微嘟起,道,“你当这里是你家啊?”

     “我家也就是你家不是么?你觉得我会稀罕这里?”若不是因为介意场合问题,他早就将上官轻儿吃掉了,还会在关键时刻停下来么?

     上官轻儿好笑的看着夏瑾寒欲求不满的样子,双手抱住他的腰靠在他怀里,闭上眼睛笑道,“我就知道你会来的。”

     夏瑾寒眉目含笑,搂着她的腰,揉着她柔顺的长发,下巴抵在她的头顶,“所以你明知道我来了还要装睡是么?”

     “你何时知道我在装睡的?”上官轻儿疑惑的问。

     “你睁开眼睛的时候。”夏瑾寒好笑的看着她,“你这不听话的丫头,将我都骗过去了。”

     上官轻儿咯咯的笑着,“那是因为我很期待你的反应嘛,人家久别重逢不都是很激动很感人的么,结果你来了就只盯着人家的脸看,我脸都要被你看出花儿来了。”

     “你的脸本来就有花,不然为何我总看不够?”夏瑾寒轻笑着,目光温柔,“只怪你睡着的样子太叫我入迷了,小妖精,今晚记得补偿我洞房花烛夜。”

     上官轻儿的小脸再次热辣辣的燃烧起来,她娇嗔的敲打他的胸口,骂道,“没个正经的,我听说你府上都有一位太子妃了,新婚洞房花烛夜不是有人陪你过了么,还要我补偿作甚?”

     她听到明夜说起这事的时候不动怒,是因为相信夏瑾寒,不想让别人看他们的笑话,并非是真的不在乎。而如今跟夏瑾寒抱怨,却是完全表达出了她心中的介意。

     夏瑾寒抿嘴一笑,云淡风轻的描述,“嗯,是有个人来代替你了。”

     上官轻儿听到他这语气,顿时就怒了,扬起下巴瞪着他道,“既然如此,你还找我要什么洞房花烛夜,赶紧回去陪你那位端庄贤淑,温柔体贴,貌美如花,颇有国母风范的太子妃去。”

     见上官轻儿吃醋炸毛,夏瑾寒笑的很是灿烂,“你当真要赶我走么?今儿可是七夕,府上那位美人儿可是约了本宫今晚进宫看烟火,你确定让我去找她?”

     上官轻儿闻言,立刻咬牙骂道,“不要脸的女人,老娘的男人她也配勾引?得寸进尺。”说着,她就起身,拉着夏瑾寒道,“走,咱们回家去。”

     夏瑾寒挑眉,“不让我去找她了,嗯?”

     他不会告诉上官轻儿,她吃醋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总让他忍不住想逗她。

     “你还想去找她了是不是?夏瑾寒,我告诉你,你要是敢要她,我跟你没完。”上官轻儿瞪大了双眼,怒气冲冲的对着夏瑾寒,那样子有些滑稽,惹得夏瑾寒笑开了怀。

     “哈哈,老婆,你真是越来越可爱了……”夏瑾寒拉她入怀,樱色的红唇落在她白皙的小脸上,低沉的声音,很是摄魂,“我留她不过是想让她明白生不如死的滋味罢了,我这辈子最恨被人威胁,更不允许别人一而再的挑战我的耐性,最重要的一点还是,任何人都不得再我面前说你半点不是。那个女人不仅威胁了我,挑战了我的耐性和权威,还敢诋毁你,简直就是找死。”

     上官轻儿能清楚的感受夏瑾寒抱着她那一刻的愉悦,同时也一样能清晰的感受到他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的冰冷和愤怒。

     被他这般维护,那种被人捧在手心的感觉,让上官轻儿觉得暖暖的,心都快融化了。声音愉悦中带着几分玩味,“如此说来,这世上真是得罪谁也不能得罪你呢。”

     他却笑着,温柔的回答,“错了,轻儿,你才是我最后的底线,得罪我不可怕,得罪你,我会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上官轻儿心中一阵感动,抬眸对上他狭长的凤眸,她的心也被填的满满的,一颗心似乎要装不住这满满的幸福,要满溢出来。

     “寒,我有没有说过我很爱你……”上官轻儿幸福的笑着,小脸,埋在他的胸口,不停的蹭着。被他这样宠着的感觉,真好……

     夏瑾寒的表情越发的温柔,点点头道,“说过,可我还想听。”

     “我爱你……”上官轻儿双眼澄澈,目光深情。

     “嗯……”

     “我爱你,夏瑾寒……”

     “嗯,我知道了。”

     “我说我爱你……”某女终于忍不住抬起头,嘟着嘴抗议。

     她都厚着脸皮说爱他了,这人就不能回应一句我也是么?

     夏瑾寒低头轻吻她的小嘴,声音沙哑,眼底带着狡黠,道,“我知道,你爱我。”

     上官轻儿彻底怒了,这个混蛋,居然敢耍她。张嘴,对着他的嘴用力的咬下,夏瑾寒却早有察觉,提前躲开了,然后将她横抱起,飞身离开了房间,空气中只留下了他沙哑的声音,“我们回家,让你知道我的有多爱你。”

     他对她的爱,早已经不是语言能表达的了,只有行动,才能将他的爱表达的透彻,表达的淋漓尽致。

     “啊……”上官轻儿轻呼一声,来不及反应,就被抱着飞出了房间,飞出了阁楼,飞出了院子,飞向那属于他们的——家……

     热辣辣的阳光,落在地面上,蒸起了一层层的热浪,他们的身影飘逸,宛如仙人,院子中的人来不及阻拦,他们就已经离开了。

     二楼,上官轻儿的房间外面,白澜的手紧紧握成了拳头,目光始终盯着上官轻儿和夏瑾寒离开的方向,久久都回不过神来。

     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可他却觉得全身冰冷,连心也是冷的。那种冷,让他的身子有些支撑不住,险些晕倒。

     他靠在墙壁上,琥珀色的眸子一片死灰,没有一丝光亮。

     她昨天还说,就算离开也会带上他的,可如今,看到那人,她就完全将他给忘记了。他该笑么?笑自己愚蠢,天真,笑自己傻。是啊,他为何就这么傻呢?

     白澜了无生气的靠在那里,浑身都失去了力气,只觉得整个世界都一片灰暗,找不到一丝光亮。

     他闭上眼睛,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往日的一幕幕还在眼前,而他终于明白,她再也不是从前的她了,从前的她虽然不属于她,但至少心中是有他的。而如今的她,已经完全属于别人了,或许,他真的不该这么固执,他不该回来的……

     他面如死灰,万念俱灰,突然觉得,离开这个世界其实也挺好的,生不如死,也许就是这样的感觉吧。

     然而就在他万念俱灰的时候,身侧突然飘落了一个人影,那人跪在他的身侧,低声道,“祖师爷,主人让属下给您传话,说她今晚先回太子府,让属下带您去上官府住着,明日她会去看您。”

     闻言,白澜琥珀色的眸子,顿时就绽放出了灿烂的光芒,他眨了眨眼睛,有些茫然的看着跪在身前的人,不正是雾谷暗夜閣五煞中的老大一煞么?

     这么说,上官轻儿离开的时候是记得他的?她因为夏瑾寒的突然出现,走得比较急,所以没有来得急告诉他,才让一煞过来的么?

     只是一句简单的传话,白澜那灰死了的心,似乎又活过来了。他嘴角微微勾起,点点头道,“好,我现在就过去。”

     一煞看着原本了无生机的祖师爷瞬间就复活了似得,只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一开始还不明白,主人为何不直接跟祖师爷说这话,原来是她一早就知道了太子会来找她,会带她走,所以才提前跟自己交代了这些的。

     不过祖师爷的反应还真是好看,他怎么也想不到,主人一句话,就能让人瞬间复活,实在是厉害。

     白澜要离开,这里的人自然也是拦不住的,也没有人阻拦。

     在非影和明夜看来,白澜没有他们兄弟两人,是活不下去的,所以他们一点都不需要着急。白澜除非不想活了,否则就一定会回来找他们,而,届时他们就会提出让上官轻儿回来。上官轻儿不回来,他们就坚决不给白澜提供血液……

     这也是为什么非影和明夜都不着急上官轻儿离开的原因,在他们看来,上官轻儿是一定还会回来的。

     ……

     在夏瑾寒离开太子府去找上官轻儿的时候,太子府上也发生了一些有趣的事情。

     早上的时候,风妍妍来到夏瑾寒身边,给他请了安,在夏瑾寒厌恶的目光中,硬着头皮,尝试着对夏瑾寒撒娇。

     她母妃说,男人就吃这一套,你一撒娇,他就心软了,就没辙了。

     但很显然这在夏瑾寒身上不成立,因为不管她在怎么努力的撒娇,夏瑾寒的眼中除了厌恶还是厌恶,这让她有一种很强烈的挫败感,从小到大,第一次觉得自己很失败。

     殊不知,男人从来就只会在资金在乎的人面前心软,尤其是夏瑾寒这样的男人,是绝对不会对不在意甚至是厌恶的人有半分同情和怜悯的。

     但风妍妍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怎么可能就这么放弃了呢?

     风妍妍在离开了夏瑾寒的大殿之后,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开始冥思苦想,思考着如何才能让夏瑾寒接受她,哪怕得不到他的心,得到他的人也好……

     正在她不知道该如何下手的时候,她身边的侍女水灵急急忙忙的跑进来,道,“郡主,郡主……奴婢方才得到消息,似乎是小郡主回来了。”

     风妍妍的手颤抖了一下,抬眸瞪着水灵,问,“你说什么?上官轻儿回来了?”

     水灵点点头,认真的回答,“是的,奴婢方才听原本跟着小郡主的侍女流花说的,她这些日子被殿下遣来伺候你,似乎对郡主你有些不满,所以今儿得知小郡主回来的消息,她喜极而泣,跟几个要好的丫鬟激动的分享着消息呢。”

     风妍妍用力捏紧了手中的帕子,眯起眼睛道,“哦?可知道她如今在何处?”

     “据说是得知郡主您在太子府上,小郡主似乎跟殿下闹别扭了,不愿回来,也没有住去上官府,这一气之下住到客栈去了,殿下方才得知消息,如今已经出门要去寻她了。”水灵有些焦急的解释。

     “可知是在什么客栈?”风妍妍问。

     “奴婢刚刚了解到了,是临湘楼,据说是住在天字一号房。”

     风妍妍咬牙,道,“走,咱们也去看看。”

     “郡主,您,您要去临湘楼?”水灵有些惊讶的看着风妍妍。

     “自然是要去的,那个小贱人不是吃醋,跟殿下闹别扭不肯回来么?那最好,我就让她永远也回不来。”风妍妍说着就冷哼一声,带着丫鬟水灵出去了。

     两人走到出了门也没有让人安排马车轿子什么的,这里是太子府,可不是她们家,自然不会有她们的马车和轿子。

     走出大门的时候,门外的两个护卫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居然在议论夏瑾寒。

     “殿下突然就被皇上找进宫去了,也不知道是发生什么事儿了。”

     “是啊,最近边疆据说不大太平,如今殿下刚完婚呢,希望不要这么快有战争。”

     “咱们殿下这么好的人,怎么就总不能过几天平静的好日子呢,唉……太子妃也不知啥时候能回来。”

     几个下人三三两两的站在一起,低声议论着,似乎没有发现风妍妍靠近。

     风妍妍眯起眼睛,看了那几个人一眼,那些人似乎才发现她的存在,慌忙闭了嘴,对风妍妍行礼,“参见郡主。”

     “嗯。”风妍妍依然是那副端庄的样子,看起来雍容大方,气度不凡。她嘴角含笑,状似无意的问,“殿下可是进宫去了?”

     “回郡主,是的。”那几个人面面相觑,低着头,有些紧张的回答。

     风妍妍狐疑的看了那几个人一眼,发现他们的脸色都不太好看,显然是因为不小心说了那些不该说的话被她听到了,心里紧张吧?

     这么想着,风妍妍眯起眼睛,心想,真是连老天都在帮她啊,夏瑾寒没能立刻去找上官轻儿,而是有事进宫去了,那不是刚好给她机会了么?

     风妍妍冷笑着,带着水灵直奔临湘楼。

     时间已经接近中午,临湘楼的一楼有很多人在用餐,风妍妍带着丫鬟出现的时候,立刻就吸引了大家的视线。

     端庄典雅,温柔贤淑,知书达理,貌美如花,这些美好的词,似乎都不足以形容眼前这一身白衣的美丽女子。

     她就像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朵,嘴角那淡雅的笑容,叫人沉醉。

     风妍妍显然很满意周围那些人的反应,她笑着,抬脚上了楼,对小二道,“小二哥,劳烦带我去一趟天字一号房。”

     那小二痴痴的看着风妍妍,许久才回过神来,慌忙点头哈腰的带着她上去,“请,您请。”

     于是,风妍妍就跟着那小二上楼去了。

     小二被风妍妍的突然出现,给惊讶的脑子有些不清醒,傻傻的带着她去了天字一号房。到了之后,就傻傻的笑着站在一边。

     水灵见状,给了他两粒银子,笑道,“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小二笑着,点头哈腰的离开了。

     走出了许远,回到柜台前,小二才回过神来,微微蹙眉,道,“妍郡主去天字一号房作甚?那一号房里住的不是……”

     “做你的事去,这么多话作甚?钱少爷在天字一号房的事儿,绝对不能说出去。”掌管的伸手敲了敲小二的脑袋,厉声呵斥。

     那小二吃痛,低着头道,“是,是,小的啥也不知道,小的这就是去干活儿。”

     只是,他们两个人的对话早已经将该泄露的消息都泄露了,自从风妍妍进来之后,这大厅里就静悄悄的,大家似乎都没风妍妍迷住了,所以,掌柜的和小二的话,清晰的传进了周围人的耳朵里。

     一时间,大厅里炸开了,有些人吃饱了原本想要离开的,都止住了脚步,一个两个的都在位子上坐好,目光盯着二楼,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好戏。

     二楼的风妍妍自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她眯起眼睛,抬手敲了敲天字一号的房门,发现门是没有上锁的,心想,那个上官轻儿一定是在等殿下前来吧?哼,分明心中惦记着人家,却不肯承认不肯回去,硬要殿下来对她低头认错,殿下是何等人物,岂能跟一个女人低头认错?所以,如今她就来帮帮殿下好了。

     于是,风妍妍推门,走了进去。

     天字一号房是临湘楼最大的房间,一进去,里面的布置摆设都十分的有情调,给人一种很美的视觉享受。

     风妍妍冷笑,这个上官轻儿倒是会享受,这地方虽然不比太子府好,却也很是舒适漂亮,住着也不会降低身份。

     她关上门,让丫鬟在门口等着,便举步走向了屏风的后面。

     古香古色的屏风上画着一副山水画,山清水秀,景色宜人,看得出这天字一号房的设计者的品位是极好的。

     风妍妍慢慢的穿过屏风,抿着嘴,目光幽深中带着一抹毒辣。

     穿过屏风,一眼就看到了中间那一张宽大舒适的床,床上此刻躺着一个人,那人是背对着她的,只看到那是一律绿色的身影,身上盖着被子,看不清他的脸。

     风妍妍眯起眼睛,看着床榻上的人,直接将她当成是上官轻儿,冷笑着靠近,低声道,“妹妹这些日子睡得可好?我听说前些日子你受了伤,如今可好些了?”

     床上的人颤抖了一下,并没有挪动身子,也没有出声。

     风妍妍将那人的颤抖看在眼里,心想,这女人肯定没想到今儿来的是自己而不是太子殿下吧?

     她得意的笑着,继续用那温和的声音道,“妹妹是否很惊讶今儿为何来的是我而非太子殿下?姐姐也不怕告诉你,今儿殿下没空,是他让我来的。这些日子你不在,殿下都想通了,既然你心中另有他人,他也是不会勉强的,所以便让姐姐我过来代为说一声,也好让妹妹心中有数。”

     床上的人依然没有动,似乎真的睡着了。

     但风妍妍却知道那人肯定没睡着,她的目光犀利,恨不得将那背对着她的人杀死。

     风妍妍闻到这房间里点着一种安神的香,心中明白,上官轻儿这些日子定是寝食难安的吧?否则如何会借助安神香来助眠?

     她在床前坐下,叹口气,道,“妹妹也不必这般不待见姐姐,姐姐心中知道你是爱殿下的,但殿下如今已经放下你了,你又跟别的男子暧昧不清,也难免殿下会心灰意冷。如今殿下不愿见你,也是为了你好啊。”

     “姐姐这些日子住在太子府,与殿下朝夕相处,倒是可以给你说说他近日的情况,也好让你安心。殿下最近过的很好,他说没有人烦着他,做事也有精神了,在姐姐的悉心照顾下,他身子也好多了,昨夜,昨夜还……留宿在姐姐房中……”

     风妍妍说着,似乎是羞涩了,脸上一片通红,微微低垂着的媚眼,更显媚态。

     床上的人终于激动的坐了起来,不敢相信的看着身侧的风妍妍,道,“你说什么?太子殿下对你做了什么?他,他要了你?”

     风妍妍闻声,脸色顿时变得苍白,她吓得从床上站起来,惊恐的看着床榻上那熟悉的人,颤抖着手指着她,叫道,“你,你,你,为何会是你?”

     床上之人并非是风妍妍以为的上官轻儿,而是曾跟她闹出了绯闻,如今还让她记恨的男子——钱嬴。

     钱嬴一袭青衫,衣衫整齐的坐在床上,目光带着一抹怨恨,“妍妍,看到是我你就这么失望吗?你可知我为了见你,费尽了心机,好不容易才来到这里,让人散播消息,将你引来,你……”

     听到钱嬴的话,风妍妍瞪大了眼睛,最初的那一份端庄和优雅是再也维持不下了,伸手指着钱嬴,怒道,“好你个钱嬴,你居然敢这般糊弄本郡主,活的不耐烦了是么?”

     钱嬴看着风妍妍那阴狠的样子,自嘲的笑了笑,“我知道你觉得我配不上你,但,你也别把自己想的太好,你早已经跟我有过肌肤之亲,你以为殿下就真的会看上你?”

     风妍妍显然是被戳到痛处了,愤怒的瞪着钱嬴,“你什么意思,钱嬴,你最好别忘了你的身份,你有什么资格这样跟本郡主说话?”

     “妍郡主,你是郡主没错,但我为了你,也做了不少,从小时候第一次跟我父亲去边城见了你开始,我就喜欢你了。那个时候你还是个调皮的小丫头,我怎么也没想到你会为了太子殿下,不顾一切的去改变自己。”

     风妍妍眯起双眼,冷冷的看着钱嬴,不出声。

     钱嬴笑道,“我为你每日的训练心疼,我心中一直挂念你,这些年一有机会就会去边城看望你,虽然你也许完全不记得有我这号人物,但你不会知道,得知你要来京城的时候我是多么的激动。”

     风妍妍不屑的笑道,“你说这些又能如何?我说过了,我心中只有太子殿下一人,你如今要么给我滚出去,要么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钱嬴突然笑了,“哈哈哈,哈哈……妍郡主,你以为你今日来了,还能安然的离开么?”

     钱嬴说着,起身,一步步的走向风妍妍,在风妍妍还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一把拉住她的手,将她推倒在了床榻上。

     “啊——”风妍妍发出一声惊呼,惊恐的看着钱嬴,挣扎着要起身,却被钱嬴压住了。

     “钱嬴你要做什么?放开我……”

     钱嬴冷笑,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放开你?妍妍,你可知我想这般对你想了多久?今日你既然已经在我身下,我就绝不会再放开你。”

     风妍妍大怒,骂道,“色狼,滚开,你再不松手,我要叫人了。”

     “你叫啊?哈哈……妍妍,你还不明白吗?今日我已经做了完全的准备,只要你来了,就别想离开了。”钱嬴得意的说着,那张普通到丢进人群就找不出来的脸,此时也因为得意,多了几分光彩,倒不显得那么难看了。

     风妍妍何时曾被人这般对待过?又气又急,运功,想用她的内力抵抗钱嬴,谁知她一运功,竟发现自己浑身无力,怎么都使不出力气来。而且因为运功的缘故,头脑一阵晕眩,呼吸也变得急促了。

     怎么回事?她这是……

     这种感觉,她并不陌生,甚至是很熟悉的,前不久的赏荷宴上,她不就是反被上官轻儿算计,中了药,然后差点,差点被钱嬴这个色胆包天的家伙给玷污了么?如今,钱嬴这是故技重施?

     风妍妍咬着牙,小粉拳就落在了钱嬴的身上,“你,你卑鄙无耻,居然对我下药,钱嬴,最好立刻放开我,否则一会子殿下来了,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钱嬴将她无力的小手按住,一首抬起她的下巴,眼中闪着一抹情欲,“怕了么?呵呵,我就是卑鄙无耻又如何,这一切都是你逼的,风妍妍,我爱你这么多年,你可以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但绝不能否认我对你的感情。你为了压下我们的绯闻,不顾我的意见把我卖给了礼部侍郎的女儿,你置我于何地?”

     风妍妍一愣,怒道,“我让她嫁给你,你就该知足了,钱嬴,你最好别得寸进尺,放开你的脏手。”

     “呵呵,我的手是脏没错,我今日我就用我这脏手,我这肮脏的身子,来染指你,你放心,我虽然是第一次,但绝不会让你难受了的。”钱嬴面目狰狞的看着风妍妍,一点都不怜香惜玉的扯开了风妍妍的上衣。

     “啊……钱嬴你松手,放开我,色狼,变态……”风妍妍被下了药,浑身无力,根本无法反抗,看着自己的衣衫被扯开,露出了小红肚兜,当即羞愧的用手去遮,一张嘴还不甘心的辱骂着钱嬴。

     她本想用这些语言刺激钱嬴,让他羞愧,然后松开自己,却不知这刚好激起了钱嬴的怒气,让钱嬴越发的想要得到她了。

     “你骂吧,今日你骂完,明日你就已经是我的女人了,你骂我什么,就是什么的女人。哈哈哈……”钱嬴疯狂的笑着,用力的撕扯风妍妍的衣服,然后低头在她的脖子上一阵猛啃。

     “恶心的贱男人,滚开,滚开……唔……”风妍妍正怒骂着,就被钱嬴堵住了嘴,很是粗暴的啃咬起来。

     “真他妈的甜,哈哈,妍妍,你不是每日都想着爬上太子殿下的床吗?今儿我先教教你,该如何伺候男人。”钱嬴那张脸变得狰狞,本就长得不怎么样,如今却是有些吓人了。

     他疯狂的将风妍妍身上的衣服丢掉,宽大的手掌在她身上游走着,炽热的吻从她的小嘴处一路往下,蔓延至全身,因为他啃咬的很用力,在她身上留下了一个个青紫的痕迹,甚至还有牙印。

     风妍妍费力的挣扎,终于在钱嬴挺身的那一刹那停下,双眼空洞的望着天花板,浑身痛苦的抽搐,一片绝望。

     ------题外话------

     该甜蜜的甜蜜了,该虐的也开始虐了,嘿嘿……觉得还不够么?嗯哪,明天继续,哈哈哈……

     文文收藏终于破一万了,嗷呜,好激动有木有~\(≧▽≦)/~啦啦啦……谢谢妞们的大力支持,妞们也激动的话,就送出你们手中的月票和评价票吧,么么哒╭(╯3╰)╮!